瞬卿

咸鱼…沉迷独红不可自拔…

【最游记】记一个独红虐梗(独红)

独角儿刚来红孩儿阵营的时候,经常一个人坐着发呆。

红孩儿:你发什么呆呢?

独角儿:我看见了我弟弟

红孩儿环顾四周疑惑:在哪?我怎么没看见?

独角儿:在我心里。
红孩儿当时并不是很理解这话的意思,也不曾打听过这人的过去,但能感觉到他经历了很多东西…

独角儿离开这个世界很久之后的一天夜里,红孩儿突然梦见了他,梦里一片黑暗却只听见独角儿的声音。

红孩儿:喂!你在哪啊!我看不见你!

独角儿:对不起啊傻瓜,我在你心里啊…

原来思念,是一件那样无法忍受无法伪装的事情…表面上再怎样坚强,独自一个的时候它会占领你的内心,喧嚣不安。

【最游记】冬日祭典【三藏一行+红组】欢乐向

#沙雕欢乐向#

#可能ooc有#


    冬季,在不知不觉的时间流逝中,悄然而至。

   “啊...好冷啊... 好饿啊... 八戒,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到达下一个镇子啊~”在吉普车后座缩成一个小球的悟空从厚厚的棉披风里探出个圆圆的小脑袋,又瞬间因为夹杂着雪花的寒风而缩了回去。

      “别急哦悟空,顺利的话今天晚上就能到A镇哦。啊,说道A镇,悟空我这里有个好消息你要不要听?”八戒一手开车,一手理了理被寒风吹乱的碎发,言语中不乏笑意。

        “好消息?”一听这话,原本歪在后座,紧凑着悟空与他互相取暖的悟净像是突然来了精神般坐起来,期待地等待着下文。

         “哼....”坐在副驾驶的三藏用余光瞟了后座一眼,点了根烟又恢复了原来抱胸坐着的状态,缓缓开口:“八戒,这种逗小孩子玩的把戏你还真是屡试不爽。”

          八戒闻言,无奈摇摇头:“三藏,原来我在你心目中是那样的形象吗?我说的是真的哦,没有骗人。今天可是冬至,而A镇每年冬至都会举行盛大的冬日祭典。”

       “冬日祭典?!那岂不是有很多很多好吃的!?八戒八戒,你开快一点嘛!”刚刚还蔫蔫的小悟空瞬间不再畏惧寒冬的风雪,似乎已经闻到了祭典上各种好吃的的味道了。

       “嘁....八戒说的是顺利的话今晚能到,能不能到还不一定呢,别抱那么大希望笨猴子!”来自三藏的一盆冷水,把小悟空刚刚燃起的一点点小火苗给浇了个透心凉。于是又缩回大披风里,不甚开心地嘟嘟囔囔:“那什么叫顺利的话.....”

         “大概就是....某个笨蛋王子不会派一些莫名其妙的刺客来吧。”


         “阿嚏——”吠登城,吃完早饭正在喝茶的红孩儿打了他今天早上从起床开始的第三个喷嚏。这天气有这么冷吗?难不成还感冒了?

        “红孩儿大人,您没事吧?要不要吃点药?”八百猎显然是目睹了 全程,不禁对自己主君的身体状况产生了担心。

          “第三个了?哈哈,红,怕不是有人想你了在念叨你。”独角儿笑吟吟地用自己的大手狠狠揉了揉自家王子大人那一头火一般的头发,由于这动作太过于熟练和自然,红孩儿有时候会怀疑难不成独角儿把自己当成小动物一般揉.....

        “胡说...没事的,不用担心。”将端在手里的茶杯放下,挥了挥手示意独角儿别再揉他头发了,还没等起身,从门口跑进来的小姑娘从他身后一把把他按在椅子上:“哥哥哥哥——”

       是李厘啊...不知道这古灵精怪的小丫头又要做什么....不过看到她那么开心就好了.....

         “怎么了李厘?”回过头看着那正在背后玩自己头发的小家伙,红孩儿感觉自己脖子可能要坏了。

          在把哥哥背后的长发恶作剧般编成麻花辫之后,李厘才放过了哥哥的头发,切入正题:“哥哥,今晚A镇有冬日祭典,李厘也想去,哥哥陪李厘去嘛~”

          “冬日祭典?为什么突然想去....”被突然提出的要求弄得有些不知所措,红孩儿一边忙着把自己背后的麻花辫解开一边思考该不该去,能不能去的问题。

        八百猎将刚刚出炉的小糕点端上来,拿了个递给李厘:“祭典啊,挺不错的提议呢,人类的祭典总会很热闹,不仅会有很多好吃的,而且还会有烟火大会!”

         “就是啊,哥哥最近一直在调查三藏一行的事情,已经很久没有带李厘出去玩了!哥哥,去嘛去嘛!”

          会撒娇的女人最好命,同样,会撒娇的妹妹最受宠爱。红孩儿本来就宠爱这个在自己身边唯一有血缘关系的妹妹,再加上耳根子软听不得女孩子撒娇以及八百猎和独角儿这两个家伙的撺掇,即使脸上表现的并无什么,却答应的一场爽快。

         “行,那就去吧,不过人类和妖怪关系紧张,要记得把妖力限制装置戴上。”“谢谢哥哥!哥哥最好啦!”


          小悟空看着一路的通行无阻,原本的提心吊胆逐渐散去,取之而来的是越来越能触碰到的——希(美)望(食)。三藏一行到达A镇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冬季的傍晚,夜幕却早早拉开,风雪似乎也在为这祭典让路,只剩下纷纷的小雪,不仅不妨碍人们准备祭典的热情,反而为这祭典徒增几分情趣。

      “快点快点啦八戒!街上已经好多人啦!”八戒正在打点晚上的住处,禁不住悟空的多番催促,终是加快了速度,在把三佛神给的金卡从旅店老板那里拿回来的一瞬间,被悟空拽出了旅店。

    进入祭典主场的小吃街时,悟空确定一定以及肯定,他看见了天堂——

       “好吃!!!”


        正在给妹妹买糖苹果的红孩儿猛地回头!

        没有什么奇怪的人.....刚刚是....幻听吗?

        “怎么了红?”贴身保镖的独角哥哥自然是发现了自己主君短短几秒的异样,不过今天的红好像总是有些恍恍惚惚的,就连他自己也有一种说不上来的一样的感觉,好像有什么事要发生的感觉....

      红孩儿依旧不放心地回头四处张望,听见独角儿的问话,过了几秒才开口:“没什么....我刚刚好像听见了悟空的声音...应该是听错了,不必在意。”

       “一定是你最近调查三藏一行和经文的事情太累了,正好今天陪李厘出来玩,你也该好好放松一下了。哎?李厘呢?”独角儿咧嘴一笑,突然发现刚刚还在身边的等着哥哥给她买糖苹果小姑娘不见了。

      “啧....又跑哪里去了!李厘!”无可奈何地,红孩儿不得不再次耗费大量的时间和经历去找那个不让他省心的小家伙。

        “红,别着急,八百猎也不见了,应该是跟上去了。”“先找再说吧,李厘——”


           命运这种东西,真的很会开玩笑,有人把这种东西称作缘分。

         “八戒,喂,八戒?”悟净伸手在八戒面前晃了晃,以确定这家伙是不是发呆到睡着了。

         “诶?悟净...什么事?”回神,习惯性地礼貌微笑。

           “不是我有什么事,是你啊,想什么呢?眼睛都直了。”叼起香烟,熟练地点着,含含糊糊的话语八戒却听得真切。

            “没什么...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就发呆了哈哈,唔~这个章鱼烧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悟净你吃吗?”扶了扶单片眼睛,八戒将刚刚发呆时候的状态一扫而空,奔波劳累了一天,也的确是饿了呢。


          “这个草莓大福我要了!”“喂!明明是我先要的!”

           “啧.....”“李厘大人....啊,三藏大人?”

               命运的齿轮,它转不动了——它尴尬地卡在这里,很无辜。所以,也不要问为什么三藏一行总会与红组不期而遇,命运的齿轮会告诉你,我就正好每次都在那卡住了有本事你来打我啊?【写的什么玩意23333】


       咳咳,言归正传,当一边吃章鱼烧一边赶到悟空那里的八戒一眼看见八百猎的时候,他终于明白为什么自己无缘无故地发呆,那是命运的齿轮在提醒他.....【脑补一个看不见的齿轮在八戒耳边:喂——我又要卡住啦!你们要跟宿命中的敌人相遇啦!八戒:呆......悟净:盯——】

       “哼,你们在这也就意味着,那位王子大人也来了吧,怎么不出来打个招呼吗?”三藏将悟空一把从草莓大福的面前拎到自己身边,顺便无视了悟空委屈的小眼神,另一只手向升灵枪摸去。

       正在找人的独角儿从老远就看到一对红色的蟑螂须须(划掉),一把拉住还在往前走找妹妹的红孩儿:“喂,红,那不是悟净吗?也就是说三藏一行?喂!红!”还没等独角儿话说完,红孩儿便已经拨开人群窜出去老远。

       “李厘!”和三藏如出一辙地把妹妹从草莓大福的面前拎到自己身边,也如出一辙地忽略了妹妹委屈的小眼神,红孩儿确信今天他所有的反常都是对今天会遇见三藏一行这个事实的提醒。

       “喂喂,怎么哪都有你们?难得的祭典都要被毁了。”悟净将已经燃烧完的香烟头踩灭,带着一些无奈,啊啊...明明想的是能在祭典上碰到好看的小姐姐,然后开启一段浪漫的爱情什么的....

         “还没有放弃经文,王子大人你还真是执着呢。哼...”带着三藏特有气质的冷哼,总让人觉得是嘲讽。

        红孩儿开始觉得头痛,今天出门就应该看看老黄历,是不是忌外出。不过事情都已经发生了,该遇到的还是遇到了,可是.....

       “是啊,还是那么不巧,遇到了你们呢。”匆匆赶上来的独角儿算是回应了三藏的话,不过这个状况的确不妙,这里无辜的人类很多,按照红的性格应该不会在这里跟三藏他们发生冲突,可是玉面公主最近一直在给红施压,若是放跑了这机会也着实可惜。

         “今天休战吧,一来这里无辜的人太多,若是在这打出来不仅会造成大量伤亡,你我双方也都放不开;二来....我今日到此是为了私事,和你们无关,只是碰巧。走了,八百猎,独角。”本来就是为了李厘开心才来的祭典.....若是毁了,那一定很可惜。

           “休战...红孩儿!一起逛祭典吧!听说一会还会有烟火大会!”一直乖巧得被三藏拎着实际上魂已经被草莓大福勾走的悟空突然开口,这一句话像是提醒了同样惦记着草莓大福的李厘,她一把从哥哥手里挣脱出来拽住哥哥:“对啊哥哥,一起逛的话人多也热闹!”

擅长对付小动物的人,也一定最受不了小动物的要求,三藏是这样,红孩儿也是。而对于小动物来说,自己家长的沉默就等于是默许,于是……

“三藏/哥哥!我要那个草莓大福——”

于是问题来了,悟空和李厘都想要那最后一个草莓大福,颇有一副要为了草莓大福决一死战的架势,做家长的两人除了把两个小家伙拉开避免打起来之外别无他法。

这时,八戒的单片眼镜镜片一亮,拍了拍手:“好啦好啦,既然这样,我有一个主意。你们看那边有一个射击赢奖品的摊位,一人十发子弹,谁射中的东西多,这个草莓大福就给谁怎么样?”

“射击?这不是我们占他们便宜吗?对吧伟大的三藏法师大人?”悟净嬉皮笑脸地凑过去说风凉话。

“不,这个提议不错,你们也别太小瞧我了。”红孩儿似乎很接受这种公平对决的方式,率先走去摊位。

九发九中,双方战成平手。

“不赖啊,不愧是大妖怪之子?”点上烟,三藏一边填装子弹一边侧过头看了红孩儿一眼。

“你才是,不辱三藏法师之名。”这种胜负其实并不重要,不用为了夺得什么而产生的决斗着实令人兴奋…如果以后不必再背负这些,只是单纯地,朋友一般地决胜负,一定会像现在这样,比原来那些自己不愿意打的架要舒服的多…

如果…如果能成真的话…

        “砰——”

      最后一发子弹,红孩儿脱靶了…而三藏依旧那样稳定,击中了靶心。红孩儿知道自己这一发子弹一定打不中,因为内心动摇了…

      “耶——三藏太棒了!”

     “抱歉李厘,下次哥哥再给你买,我们愿赌服输好吗?”“嗯…”小丫头懂事地点点头,又欢天喜地地去找悟空,说要陪他一起去买那一个草莓大福。

      “如果不是你走神了,胜负还不一定呢。”等着给老板结账的三藏冷不丁地说了句话。

       红孩儿擦着枪的手微微一抖,随即轻笑一声摇摇头:“呵…下次见面的时候,我可不会再走神了哦。”


    “诶——不是说最后一个了吗?怎么又多出来这么多!?”卖大福的摊子旁,两只小动物面对摊点中各式各样的大福,既兴奋又疑惑。

    “啊,这是新做的啊,刚刚那一个草莓大福的确是最后一个了,这些是刚刚做好的,二位要来点吗?”老板热情地招待着两只小馋猫。

      “这么一来…三藏和红孩儿的比试岂不是白比了?”悟净蹲在一边托腮,顺便吐槽两句。

       “也不尽然,至少,红他很开心的样子…”不知什么时候站在悟净旁边的独角儿望着他的主君,悟净抬头,微愣…因为独角儿看着红的眼神,就像看着信仰一般…

     “喂,你最近过得还好吗?”“嗯,好的不得了,你呢…”“我也不差…混蛋老哥…”

      时间在不经意间飞逝,转眼已经半夜了,烟火大会即将开始。那升上夜幕的烟花炸开的瞬间,照亮了整个天空,三藏一行不知道红孩儿一群人什么时候消失的,可能就是在烟花绚烂的时刻,他们离开得悄无声息。

      下次见到的时候可能就是一场死斗了…也许双方,都把这次的回忆,珍藏在记忆深处。但愿那是场被大雪封住的梦境,用不苏醒…


          

        


       

         

           


        


           

         

          

       


【最游记】起床气什么的真令人不爽(独红)

#小甜饼一枚#

#cp独红#

#大家吃得开心就好#

     

       吠登城虽然一年中见不了几次晴天,但是略显灰暗的环境着实为睡眠提供的更加良好的条件。



      独角儿起床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只不过遮光窗帘的效果似乎好的有些过分了,房间里几乎透不进来一丝亮光。


      按开台灯,让自己的双眼逐渐适应光亮,对了,今天好像说好要陪红练功的…被你建一洗脑之后,虽然恢复了自主意识,但红的身体偶尔还会不听使唤,最近加强了训练量,就连自己这个陪练也是累的一沾枕头就昏睡过去。


       唉,赶紧去喊他起床吧,若是晚了红可能又会觉得他自己不够努力而不满意了。


       自己房间的隔壁便是红孩儿的房间,挨得很近,本意是觉得万一有什么事互相有个照应,不过可能离得有些过近,偶尔也会听见隔壁的王子殿下自言自语的声音。


       

      指节微微屈起扣响了门扉,听着里面似乎没有动静,无奈开口:“红,该起床了,我可以进去吗?”


      空气沉寂了一会,里面响起了被子与床垫摩擦的声音,随后门一晃,似乎是什么东西砸了门上,随即又传来一声闷响把独角儿吓一跳。那是击打墙壁的声音?!


       “红?你没事吧?出什么事了?”


        “进来。”又等了几秒,屋里的人方才有了回应,不过听这声音里怒气冲冲,显然是不满于被打扰了好梦。


      独角儿知道红孩儿有起床气,原来还好些,但自从跟三藏一行怼上之后,这起床气的症状越来越严重,不过发出这么大动静还真的是头一回。


      “那我进来了,你把眼睛闭上,外头光线亮,别伤着眼睛。”独角儿边说着便推开门,门后面有什么东西?


       房间里光线很暗,独角儿适应了一会才看清门后面的地上躺着一个无辜的枕头,它就安静的躺在那里,像是在跟独角儿哭诉它的主人多么无情的那它泄愤。


       独角儿把无辜的小枕头捡起来抱在怀里,看着床上的人抱膝坐着,把头埋进臂弯里,他几步上前将暖橘色的床头灯摁亮,希望这暖色调能够缓解一下自家主君暴躁的怒气。


        “是我叫你起床,又不是枕头,你跟它较什么劲啊?”故作轻松带着点调侃的意味,独角儿将怀里无辜的小枕头放在红孩儿身边,转身想拉开一点点窗帘,忽然后脑勺被什么软软的东西击中…


      无辜的小枕头再一次无辜地成为它主人的出气筒,当然,这次攻击的对象换成了似乎不怎么无辜的独角儿。


      独角儿回头查看的时候,自己家主君狠狠瞪了自己一眼,和弟弟相似的上挑的眼角显得格外凌厉,透着一股子怨气,随即转过头又恢复了抱膝坐的样子,仿佛在假装什么都不知道。


       “这枕头跟你有仇啊?它欺负你了?那我帮你揍它?”独角儿将小枕头再次捡起来,自己坐在床沿,作势打了无辜的小枕头几下,一边打还一边念念有词:“说,你怎么欺负红了?你是不是趁他睡觉的时候揪他头发了?他头发那么好看你揪坏了怎么办!你信不信我把你棉花揪出来?”


      “噗嗤…”身边人身体微颤,终于忍不住笑出声,他转过头想要故作严肃的表情,却抑制不住笑意:“哄小孩的把戏…”


      “就是哄小孩的把戏,可就是有人会上钩啊!”“…出去出去出去!烦死了一大清早的…”红孩儿气急败坏的从独角儿手里夺过枕头,连鞋都没顾着穿就把独角儿从房间里打了出来…


       在厨房准备早餐的八百猎目睹了一切,并表示——一大早这么热闹…真是太好了呢!


   (全剧最惨小枕头23333333)


     


【最游记】红组的(反派?)日常(2)欢乐向

#关于身高差#

#主独红cp#

#ooc有见谅谢谢#


       红孩儿在遇到独角儿之前一直都觉得自己的身高没问题,174的身高在男生里面虽然不算高,但怎么也是中不溜吧,对的他没有意识到八百猎其实只比他矮一公分的事实,毕竟一公分,谁感觉得到不是?

      

       然而独角儿就不一样了,可能是家族遗传,他和他弟弟都是天生的高大瘦削型,而他也以189cm的身高硬生生比我们王子殿下高了15厘米…


       15厘米是什么概念呢?大概在少女漫中男生都可以被女生埋胸了…咳咳…


       红孩儿平生第一次抬头看人就是遇见独角儿的时候,其实开始也没觉得有多大的不适应,但后来越来越觉得这家伙可能利用身高占自己便宜。


       比如说每次自己出去作死,独角儿把自己扛回去的姿势…不能好好抱着或者背着吗?扛着?!你当你拐卖人口呢!?还是非要显示出在你面前显得我身材娇小这个我根本不像提起的话题??!


       虽然红孩儿跟独角儿提过很多次,但是独角儿总是很无辜,说自己是习惯了。习惯?这玩意儿还能习惯?你原来扛过很多人??还是说你原来是扛水泥的?


       虽然这些疑问经常在王子的内心世界咆哮着,表面上红孩儿却也没表现出什么,不过后来知道独角儿有个弟弟,弟弟还叫沙悟净的时候,王子殿下经常会脑补一个180+身高的男生扛另外一个180+的男生的场景…毕竟如果说是习惯,只能说独角儿原来这样扛过弟弟吧?大概?


       但是最不方便的还是说悄悄话的时候,注意这个悄悄话是正经的悄悄话!不是你们想的那样!就像是在一个比较正式的有许多人的场合,红孩儿如果需要交给独角儿任务,可能就会选用耳语这种形式,这其实很正常,但是…


       “独角儿,你过来我有话跟你说。”红孩儿示意独角儿凑过去,然而配合并不怎么默契加上有点呆呆的独角哥只是把身体移过去…

       红孩儿想着算了应该能够得到,踮脚…


      完犊子…没够上…还是不够高啊…怎么办好尴尬…


      独角儿有些纳闷的看着自己主君半天没说出一句话的样子,不禁有些疑惑,他挠挠头:“红?怎么了?”


      “喂…”红孩儿咬了咬牙,抬起头,看到独角儿的一瞬间又觉得接下来要说的话好尴尬,顿时红了脸结结巴巴“你…你…你蹲下来一点…”


        蹲下来一点…下来一点…来一点…一点…点…


       “嗤…”独角儿非常不厚道地笑了出声,而迎接他的是红孩儿整整一个月没理他的惨烈后果…


       据这一个月一直在观察的八百猎小姐说,自己家主君每天碎碎念“独角儿是笨蛋”这句话不下二十遍…虽然少女感爆棚,但是意外地有些可爱呢…

(红孩儿:我自闭了,再见,没有爱了,虽然跟小孩子比很丢脸,但是跟悟空和妹妹待着的时候是没有压力的…)


                         【end】


也许还会有下一章?2333333

      


填空题之“我们一起学xx叫,一起xxxxx”(最游记全员向)

1.我们一起学玄奘三藏叫,一起“啰嗦!死ね!吵死了!再吵就把你们全杀了!红色万宝路!蠢猴子!魔戒天净!给,金卡!”

2.我们一起学悟空叫,一起“好饿啊,饿死了,肉包子?!什么?没吃的了?三藏三藏!你的头发真的像太阳一样!”

3.我们一起学悟净叫,一起“呦,美女约吗?死猴子你说谁是蟑螂!hi-lite  hi-lite 威士忌!喂喂老子可是第一次抱男人上床啊。”

4.我们一起学八戒叫,一起“啊抱歉,还请多多指教,花喃....的确我犯了不可饶恕的罪过,但请再给我一点时间......我出去买东西了,三藏?(眼神暗示金卡)”

5.我们一起学白龙叫,一起“啾啾啾!啾啾——”(请自行脑补23333)

6.我们一起学光明三藏叫,一起“啊~我们家的小江流啊,今年六岁了呢,特别可爱哦!坚强地活下去,玄奘三藏....”

7.我们一起学乌哭三藏叫,一起“重要的东西千万别放手哦,一个一个的都追着光,呵,像虫子一样....”

8.我们一起学红孩儿叫,一起“母上大人我一定会把您从诅咒中解放出来!三藏一行又见面了呢,把经文交出来,算了今天就放过你们下次再见一定将经文夺到手!”

9.我们一起学独角儿叫,一起:“红!你很像我弟弟....为了我们唯一的主君!啊,真漂亮啊,那束缚了我一生的红色,别哭啊....”

10.我们一起学八百猎叫,一起:“红孩儿大人!只要是跟药沾边我都能做,不管是解药毒药还是炸药,啊请您赐教!”

11.我们一起学李厘叫,一起:“哥哥~啊有吃的!又见面了秃头三藏!快把经文交个我李厘大人!”

12.我们一起学玉面公主叫,一起:“啊那个我爱的人啊,哪怕将世界置于混沌之中也在所不惜!哦呵呵呵呵呵~”

欢迎补充!

独红小段ooc见谅

      今天是七夕,红孩儿和独角儿逛超市的时候发现了如上图的产品。

     “独角儿,为什么超市把给人吃的和给狗吃的放在一起?”红孩儿看看旁边摆在一起的乐x薯片和上好x薯片,再看看眼前这袋“狗粮”,不解。

    “红,那个也是薯片哦…”独角儿指了指“狗粮”包装袋上的“薯片”二字。

       “真高级,现在连狗狗都吃上薯片了呢…”若有所思般拿了袋旁边的乐x薯片嘀嘀咕咕走开。

      独角儿觉得自己家王子可能没有理解单身狗这三个字的意思…

     算了,反正有他在,也不需要红明白这个东西的意思罢…

所以说我和他不相似的地方是——(独红小段ooc有见谅)

       某日,坐标吠登城。

       红孩儿在打扫妹妹李厘的房间的时候,在一堆零食残渣旁发现了一些棕黑色的行动极快的小动物…

       那种小昆虫行动速度之快以至于有一瞬间王子殿下以为自己看花眼了,因为眨眼的功夫那些小东西就消失不见了…

       他微愣了几秒,看着已经什么都没有了的食物残渣,无奈继续收拾。

       “李厘!下次不要把没吃完的零食藏着枕头下面和被子里——”

        “知道啦哥哥——”

        没过几天,红孩儿在自己房间的地上又发现了那种小虫子…他看了看方向,应该是从隔壁妹妹房间里爬过来的…
  
       于是,说时迟那时快,王子殿下以迅雷不及掩耳铃儿响叮当之势…“唰!”

       独角儿刚刚喂了飞龙回来,还没等在房间里休息会就听见敲门声,开门便见自家主子手里拿着个头上有须须的昆虫…

       “红?你拿个蟑螂做什么,那么脏快甩了!”独角儿一脸黑线望着还在傻愣着的红孩儿。

        “这是蟑螂?原来这个是…” 红孩儿恍然大悟般,又突然再次陷入沉思,盯着自己手上的小虫子,半晌再次开口…

       “独角,你不觉得这个东西像…” 欲言又止,止言又欲。

       “像…什么?”独角儿一头雾水。

        “嗯…我说了你莫要生气…”难得一见的小心翼翼。

          “你说…”

          “你不觉得,这个须须,像…像…沙悟净吗…”

          空气突然安静…随后爆发出独角儿放肆的笑声…

        “阿嚏——”旅行途中的沙悟净突然觉得鼻子痒痒的,也不知道谁又在背后叨叨他…

        红孩儿无语地看着笑出眼泪的独角儿,把手里的虫子扔了。

       “红,我经常说你跟悟净很像,你俩的区别可能就差一对蟑螂须了吧哈哈哈哈哈哈哈!”

        “……”

        这可能,是独角儿被红孩儿满吠登城追打的一天吧…阳光正好,这一生,还很长很长罢…
      

看到这个的脑洞 @孤山易道
想想嘟嘟从稷下学园毕业,策哥请他喝酒。
策:公瑾,恭喜你从学校毕业,从此之后咱们就一起乘风破浪,一起实现儿时的梦想。
瑜:嗯,伯符以后还要多多指教了。(情绪不高)
策:啊,公瑾怎么不高兴啊?哎呀不就是又得了第二名嘛,那个诸葛…
瑜:(摔筷子)
策:(尴尬笑)那个,公瑾,不是…我…
瑜:(手上燃气一团火)即使是伯符…也不许说“第二名”这个字…
策:公瑾你冷静,啊——
于是江东追逐战爆发。

看到这个故事脑补小故事…

策哥:公瑾公瑾今天是除夕,我带你看个好东西!
嘟嘟:什么呀…(迷迷糊糊被带到海上)
过了不久,一艘豪族运粮船驶来——
策哥突然站起来:公瑾公瑾,除夕要放炮竹的,你见过在海上放炮竹吗!
嘟嘟:???没有……
策哥一脸自豪:那你就瞧好吧!砰——
与此同时,运粮船炸了…
嘟嘟:……
策哥:好看不!你义兄我是不是很厉害!
嘟嘟:……孙三岁吧这是…

【最游记】时间重置(独红冷cp)

            —— 如果当时先离开的是我,你又会怎样

  
    “真好看啊…那一直束缚了我一生的红色…不要哭啊…”那是那个人最后的话语,深刻烙在心上,久久回响…

    “啊啊啊——”带着哭腔的哀嚎,在山谷中,惊起了归鸟,肝肠寸断…

     像是全身的力气被抽走似的,青年瘫倒在那个人一点点消退温度的身体旁边,脸颊上,泪痕,混杂着血迹,无声流淌…意识仿佛也被抽离出身体,不太清楚,模模糊糊…

     “红?你在发什么呆啊!吃饭啦!”眼前的情景,似曾相识…红孩儿抬头,楞楞望着正在饭桌旁晃晃他的独角儿,等一下…

     “怎么了?怎么看见我跟见鬼一样?是不是哪里不舒服?”独角儿被红孩儿盯得浑身不舒服,只觉得那眼神里,有许多自己看不懂的东西。

     “独角?”红孩儿口中小声嘟囔了一句,环顾四周,这里是吠登城,自己什么时候回来的?独角儿没有死?不对…时间不大对……

     “独角儿,我问你纱烙三藏的事情你知道吗?”试探性地开口询问,得到的是同样懵住的表情:“红,你没事吧?怎么净说些我听不懂的话?要不要八百猎给你看看?”

      果然…独角儿还不知道纱烙三藏经文的抢夺计划,也就是说,时间被重置了…或者说,这里是另外一条时间线?

     “啊,没事,我就问问…吃饭吧…”僵硬的糊弄过去,将话题转移。低头吃饭时,总是偷偷瞟他几眼…就是这个家伙,为了自己搭上了性命…

     六年前,自己连他的底细都未曾询问就将他收入麾下,自己何尝不知道他对自己的忠心和照顾,很大部分是对那个,跟自己相似的弟弟的,赎罪…

     原本,自己是这样认为的,直到被那个杀人机器逼上绝路时,自己似乎明白了什么…

     “红,你的存在,就是全部了——”也许,自己早已经不再是替代品了罢?可惜,你说的太晚,我也意识得太晚…

     “红孩儿大人,玉面公主要您去一趟。”思虑间,八百猎走进来。“嗯,我知道了。”起身,算了算时间,玉面这个时候找他,应该就是为了纱烙三藏的事情…

     “我也已经给你们充分的时间了,可是你们到现在一点成果都没有,好吧,如果这次再失败的话,是呢,那就把那发霉的雕像碎了怎么样?”

     意料之中的谈话,不过是再体验一次愤怒罢了。“遵命……”

     原本以为,时间重置之后事态会发生改变,唯一能够确定的是,原来还能赌一把,现在知道,赌局的结果,是独角儿的送命…

     一边是母亲,一边是重要的部下…这种决定…哪边都是无法舍弃的…

     “红,你怎么又在发呆?我听说了,这次的行动任务会波及到无辜的村民…你后悔吗?”独角儿从身后轻轻拍拍他。

     “啊…我后悔了…”是的,原本想着等任务成功救出母亲再以身赎罪,但当独角儿眼睛里的光彩黯淡下去的瞬间,他后悔了…

     “诶?红?”独角儿不知为何,总觉得这话有些违和感。

     “独角儿,这次的行动,你不许去。”深思熟虑之后的决定,令独角儿摸不着头脑。

     “红?你在开玩笑吧?这可一点都不好笑。”

    “你觉得我像在开玩笑吗?不管怎么说,这次的行动我不准你去。”

     “为什么!是我做错什么事了吗?”

     “没有…等这次行动回来我在跟你细说。”如果我还回的来的话……

     “你不说清楚我是不会服气的,你有什么顾虑可以告诉我,我们帮你分担。”独角儿有些着急地把红孩儿拉到一边坐下,显然想要把这个问题讨论明白。

     “这次的行动,很危险…”犹豫了半天,却也只说了这么一句没什么说服力的话。

     “哈?红,哪一次任务不危险啊,要是危险,我不去,你就更不能去了!”独角儿,显然是不能被这种理由说服。

     红孩儿意味深长地望着独角儿,后者,莫名其妙地感到了一丝悲楚…那是第一次感受到红孩儿那样悲伤的眼神…为什么……他到底……

     “随你吧…死了我可不管…”那人只丢下这一句话,便转身离开……

     行动,和那次一样,不走运地遇上了玄奘三藏。“独角儿,没有时间了,纱烙三藏就在里面,拜托你了,玄奘三藏由我来对付。”

       “是!”

    “还有!无论听到什么声音,无论发生什么,在没有拿到经文之前都不许出来!”

       “红?”带着疑惑,想要追问下去。

       “快去!”这是唯一能救你性命的方法了,独角儿,这是我第一次请求你,一定要听话…

      杀人机器落地,这样的压迫感,经历过一次,根本不想再经历第二次…而且,这种绝对实力的压制,好像曾经在何处经历过…

      即使事先预知到杀人机器的动作,却也完全躲不开,妖力在他面前根本无法使用,还是…被逼上绝路了吗…

      “妖力级别AAA目测牛魔王血族红孩儿,开始肃清——”要结束了吗…

      “红——”熟悉的场景…傻瓜,为什么这次也!

      拼命让已经麻木的身体动起来,哪怕,哪怕一点点的努力,是不是最后的结果就会不同?是不是自己的一丁点改变,独角儿的命运就会不一样…相同的事情,不要再发生了!

     巨大的爆炸声和冲击力,还有彻骨的疼痛和血肉爆裂的声音…

     啊,好像,有些不同了呢…因为,这次承受伤害的,是自己呢…

     “红——你撑住,我这就叫飞龙!”那人惊恐的脸上,满是自己的血迹。啊,当时自己,也是这副狼狈模样吧…

     “独角…这次,我终于让你逃出来了…哈…我不想…再一次看你死在我面前了…”释然般叹了口气,唇角扬起一丝弧度。

     “红,你在说什么…你这几天到底再说什么啊!”独角儿有些崩溃地看着眼前的一切,那人躺在血泊中,鲜红的长发与血液融为一体,红的刺目…

     “这些你都不用管…独角,你,莫要再赎罪了…你对你弟弟的愧疚,早在我身上还清了,这些年你对我的照顾,只能用命来还了…你救了我那么多次,这次,换换我来救你吧…”

     这可能是,最后的,也是唯一的心愿了吧…

     “红…你别说了…”努力让自己不哭出来,独角儿闭上眼睛不忍心再看他一眼。

     “别哭啊傻瓜…我不是一个称职的大将,没有力量保护你们,八百猎,李厘就交给你了,活下去…”

     独角儿第一次看见红孩儿笑地如此开心,像终于抛下负担了无遗憾的孩子一般……

     意识逐渐模糊…生命在静静流逝,也许死亡,也是一种解脱吧,就像那时的独角儿,终于从红色的束缚中解脱一样…

      如果先离开的是我,原来你也会那般伤心…

      什么…阳光?还有…鸟鸣?

      睁开眼睛的刹那,光线刺眼得厉害…坐起身…入眼的便是身旁,那个人已然僵硬的身体…

     “呵…那是做梦吗?”自嘲般让自己浑身上下酸痛的身体活动起来,抱着独角儿的身体来到溪边,沾了血的手巾染的溪水一片赤色,洗干净,轻轻给他擦了擦脸上的血迹…

     他真的死了,连眉头都不会再皱一下了呢…

     “独角…我们回家吧…”

     前方是未知的道路,即使没有你,我也会继续走下去…

                     【end】